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快速注册

第一章 正邪不二立

1已有 3247 次阅读  2011-08-15 09:03
  天地之初,混沌鴻蒙,始為太初。且于大地之上,並無山川河流,禽畜鳥獸。一日,天地之間降下光輝,即為人形
,是為伏羲。光輝照耀之下,庇蔭之處形成陰影,是為女媧。此後,盤古開天闢地,四肢化為山川地脈。伏羲承天空之力為光,創造星宿仙境。女媧借厚土之重為影,創造人獸牲畜。於是,天空無垠,大地無疆。
  仙界之中,有一铜镜,称作星镜。
  伏羲所造一百二十八星宿,其中七颗星宿,将光辉投射于星镜之上。星镜之力偏向于光,反射刺破天空,落于大地形成阴影。天河之水从天而降,淹没大地。此后,女娲炼石补青天,大禹疏导治洪水,伏羲力竭复地貌。
  女娲、伏羲,自此双双毙命。大禹因治水有功,为轩辕帝重用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  轩辕帝晚年,于芒砀山,以轩辕剑鏖战叛军蚩尤军,两败俱伤,弥留之际仍将佩剑握于手中。大禹趁蚩尤不备,夺过轩辕帝手中轩辕剑,命中要害。
  辗转历史轮回,大地仍然战乱频发,并无太平。
  昔日芒砀山之战,轩辕帝羽化飞仙,成为继伏羲后来之天帝。而蚩尤,败于天帝之手,时至今日仍忿忿难平,欲再与天帝决一死战。灵魂游至万恶深渊,以影之力,创造魔界,誓言雪耻。
  此间有一年轻武者,清秀俊俏,端正儒雅,称作慕容雉。自幼便随其父慕容灼南征北战,年纪虽轻却屡立战功。此后,慕容灼势力壮大,于中州(位于大地中部,于此地建都意味天下唯我独尊)建立大都天下城,称为玄朝,慕容雉继位太子。一时间,大地之上,风调雨顺。
  可惜,太平之日并未持续太久。
  魔界之中,早有传言。蚩尤欲率领魔军,直捣中州天下城,将人间变成永夜地狱,以黑暗统治世人。此传言,惊动朝野上下,不久便为慕容雉所知,勃然盛怒。
  “父亲,请下令让儿臣领兵,会一会这魔军!!”
  “魔军不比一般军队,切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  “如此也不能任由其肆虐人间!!”
  正当束手无策之时,一人手执双刀,身背一杆玄铁枪,束发重甲,出现于众人前。其面容英俊,威武不凡。此人每行一步,朝中武将便拔出一寸手中兵器,生怕此人伤及大王。
  “你是何人,为何带兵器闯入?”一武将拔出兵器,拦住此人。
  那人冷眼看他:“大王面前,你亮出兵刃,莫不是要造反?”武将闻听此言,立即收回兵器,向慕容灼行君臣之礼
“大王,臣并无意造反,请赐我应当之罪。”
  “既无意造反,又何出此言?罢了,罢了,”转而向提刀之人,“你究竟姓甚名谁,为何不经传报,还将兵器带入朝中?”
  慕容雉行儿臣之礼:“父亲,此人是我江湖好友。姓任,名桓之,任氏铁军领头人,改名桓羽。其武艺胆识过人,并不在儿臣之下。”
  “大王,魔军不难对付,难的是还未遭遇便惧怕。”
  “你休要张狂,难道你有办法抵挡魔军大肆进攻?”那武将道。
  “即使没有,我亦不会惧怕成这般模样。”
  “台下之人,你究竟有何妙计?”
  “大王,草民请命,将此次抵挡魔军进攻之任务交予草民,草民定当不辱使命!!”
  “大胆,朝野之上哪容得你胡言乱语!!”
  “父亲,儿臣恳求父亲,令我俩好生商榷,再将计策呈于父亲。” 
  “大王,还望三思。如此之重担,怎可轻易交给平民百姓!!”
  慕容雉质问道:“怎么,您对我举荐之人有何疑问?”
  “臣不敢,只是国家社稷,怎可依靠外人?何况,平民私自闯入朝中,已是死罪难逃!!”
  “好了,休要再争,”向慕容雉,“你俩即刻回去商榷。待有结论,立时报与我知。”二人行礼,离开了。
  【太子府】
  “任兄当真有何计策?”
  “慕容兄你错了,我此次前来,并非有何计策献上。”
  “那是为何?”
  “魔军蜂拥而至,目前形势迫在眉睫。我欲将大地热血青年组织一起,成立天道盟,志在替天行道,想来征求慕容兄之意见。”
  “如此正义之举,只怕不允慕容再三推让。”
  “那便谢过慕容兄。”
  “只是慕容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  “慕容兄,你我兄弟相交甚久,有何话不妨当面讲清?”
  “慕容此番前去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家父相见。所以,慕容想前去向父亲辞行,才好与任兄上路。”
  “慕容兄大孝之举,实在令桓之佩服。此乃应当之事,若是不允,反倒是桓之之过了。”
  “那便请任兄留于太子府,稍待几日,也好让慕容略尽地主之谊。”
  “慕容兄盛意拳拳,桓之却之不恭。谢过慕容兄美意。”
  大殿后十步,【内微堂】——慕容灼与爱妻居住之地。虽然爱妻已逝,慕容灼仍不肯居住大殿内。于是留在内微堂,借此悼念爱妻亡魂。
  “父亲,孩儿有一事禀报。”慕容雉于门外,恭敬的行儿臣之礼。
  “雉儿,有话不妨进来说。”
  “是的,孩儿遵命。”
  父子俩对面坐下,慕容雉开口讲到:“父亲,您是否记得,孩儿有一江湖好友——任桓之?”
  “可是此人有何不情之请?”
  “他成立天道盟,志在替天行道,也想邀请孩儿加入。孩儿左思右想,还是想先和父亲您商榷些许。”
  “雉儿啊,你长大成人了。此番前来,想必是来辞行的,对否?”
  “父亲英明,万事亦逃不过您的法眼。”
  “既然你已应了人家,那便去罢。为父的唯有一句话可赠予你,切记正邪不二立,万事小心。毕竟,你是第一次出远门。”
  “是,孩儿记住了。”说完,深施一礼,离开了。
  【太子府】 
  “任兄,父亲已知晓此事,我们即刻便可出发。”
  “桓之另有要事,暂且不回天道盟。”
  “不知可否让慕容同行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  “既然慕容兄有意,桓之多谢慕容兄。时间紧迫,我们即刻出发。”
  【黄沙岗·大风坡】
  “任兄,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  “过了黄沙岗,便会进入南方宋境。此行,乃是为寻岳家军后人——岳谆,以及当年诛杀奸相秦桧之功臣——兰纳。据说秦桧死后,宋帝重新掌权,欲拜此二人为将军,二人并未受封。”
  “如今二人所在何处?”
  “此后,岳谆领岳家军,隐居庐山。因其父兄葬在庐山,而岳氏亦为庐山人士。至于兰纳,桓之不知所在何处。我们先行前往庐山,请岳元帅出山,再去寻兰纳所在。”
  说完,两人朝庐山,拨马而去。
  【庐山脚下】
  “这里果真景色宜人,想必岳元帅十分爱护此处之草木。”
  “前面有一青年,我们前去问路。”
  径直走过:“在下慕容雉,旁人乃是好友任桓之,敢问岳元帅在何处?”
  那人定睛一看:“你等寻岳元帅,所为何事?”
  “我等自是有要事相商,劳烦告知。”
  山谷中,忽然传来一男子的声音:“正邪不二立,二位请一直向前行,于山顶见望月亭便是在下。”
  “敢问可是岳元帅在此?慕容雉与好友任桓之恳求相见。”
  “我家元帅近来迷恋修道成仙,却并不似旁门左道,邪昧妖功。想必你等已见识了,这便是千里传音之功力。”
  “敢问仁兄可是岳元帅麾下?”
  “我只是一名士兵。请二位与我,登山前往望月亭,与我家元帅促膝长谈。”
  【庐山山顶·望月亭】
  慕容雉远远望见,有一身影于亭中。行礼道:“在下慕容雉,特与好友任桓之前来拜见。”
  “请坐。”岳谆一抬手,亭中平地而起两座石凳。二人顿觉诧异,叹为观止。
  待入座,岳谆先言之:“你等不必明说,我已知晓你二人此行目的。”
  任桓之似信非信:“那就请元帅猜测一二。”
  “魔族大军将至,你俩此行便是请我出山。”
  “我慕容氏,自成立玄朝至今,素以大地和平繁荣为己任。如今魔军来犯,我慕容自是明知不敌,哪怕粉身碎骨,亦要与魔军斗上一斗!还望元帅,肯出山相助,那便是如虎添翼!”
  “我岳家军,向以正义立天地。倘若不与你等,便是不忠不义!”
  “谢过元帅,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  “无妨,直言便是。”
  “当年诛杀奸相秦桧之功臣——兰纳,不知元帅可否知晓其下落?”
  “兰纳?那小子与我一起,只是如今到各地游历,还未曾归来。不如你二人在此稍作歇息,等候兰纳音讯。
  “多谢元帅美意。只是魔军大举进攻,我等实在不敢逗留太久。”
  岳谆笑道:“无妨无妨,我已派人查明,兰纳明日便回。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桓之代好友慕容,谢过元帅。”
 
 
 
 
 
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
  
  
  
  
 
  
  
 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

  • zhoz 2011-08-17 09:42
    又出新作啦。。。加油、加油!
  • 殺戮鷹 2011-08-17 22:34
    zhoz: 又出新作啦。。。加油、加油!
    这个是风刀·霜剑的仙字卷,还请多多支持~~~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