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快速注册

第二章 仙授慕容氏

已有 2766 次阅读  2011-08-17 23:32
  次日,庐山之中,清风徐徐。岳谆邀请任桓之、慕容雉二人,于望月亭饮酒。桓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赞叹道:“
真乃好酒!”
  而慕容雉,稍显不胜酒力,却也喝个干净。同样赞叹:“这酒虽为酒,却有如清茶一般甘甜。饮之,不仅不醉,却令人心旷神怡。”
  岳谆笑道:“二位所饮,乃是在下珍藏佳酿,名叫如仙酒。原料取自庐山特有之如玉稻米,和此地山泉水所酿。凡饮过此酒之人,身体飘飘欲仙,步伐轻盈灵动。目光如炬,可洞察千里之外。如若不信,二位不妨一试。
  于是,二人各自施展身手。浮空虚实,闪转腾挪,顿觉身心舒畅。
  “如仙酒,果真酒如其名,令人精神为之大振。”
  “二位不妨再试此地山泉水,”转身向后,一飞流之大瀑布“庐山所有山泉水,便来自那条瀑布中。此瀑布
,为庐山当地人士称作‘飞瀑’。”
  二人靠近瀑布,四溅水花沾湿衣着。阳光照耀之下,闪动的水滴泛着银光,似欲将二人与这自然景致融为一体,美不胜收。
  伏下身,各以手取一抔泉水,饮之:“如仙酒之甘甜,却是从瀑布而来,当真神奇。”
  正当二人甘之如饴之时,兰纳复归。
  “谆兄,多年不见,近来可否安好?”
  “那是自然。我来替你引见两位朋友,”向任桓之、慕容雉,“二位兄弟,且来一下。”
  二人径直过去,岳谆报此人便是兰纳。于是二人自报姓名身份,并说明来意。兰纳欣然接受邀请,自此成为天道盟一员。 
  “我与慕容兄仍要去往极北雪国,元帅与兰兄可先行前往天道盟,”从怀里摸出两份信物,“此乃我任氏铁军之信物
——阴阳令旗。阴阳各一面,元帅与兰兄可凭此信物进入天道盟。”
  “任兄设想果然周到,我与谆兄先行谢过。”说罢,接过阴阳令旗,便与任桓之、慕容雉分别。
  【雪国·大雪山·神女玄躯】
  “雪,能否听到?”
  有一女子从神女玄躯后走出,只见此女子白发白衣,云裳云履,名叫慕容雪。与任桓之,乃是青梅竹马之恋人。可惜天命弄人,慕容雪乃天帝之女,本名轩辕雪姬。知晓身份的慕容雪,对任桓之余情未了,被罚下凡位于极北之地之雪国,守护神女玄躯。而神女玄躯,乃是雪国神祗。传言道:“玄躯不毁,雪国不灭。”
  “是桓之么?”其声线犹如河流一般,清澈透明。
  “雪,我是桓之。此次前来,乃是邀请你,加入我所成立之天道盟。凭你我二人合力,何愁不能击退魔族大军?”
  “不,我不能离开这里,我要守护神女玄躯,直到寿命将尽。抱歉,桓之,我从未对你坦白,我是天帝之女
。”
  “我不在乎这些。我不管你是天帝之女,还是什么。我要你跟我走,远离这苦寒之地,与我并肩战斗。”
  慕容雪不再说话,而是默默流下眼泪。
  任桓之轰然跪地,埋下头:“我任桓之乃无用之人。爱妻受困于此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,什么都做不了,”抬起头,满眼泪水,“我任桓之,今日便要劈碎神女玄躯,将爱人救出。”说罢,提起双刀,向神女玄躯奔去。
  “桓之,停手,不可以。你这样,会毁掉雪国的。”
  “对我来说,雪国便是牢笼,而牢笼中是我的爱人。”
  “你这样会触犯天条的。”
  “天条?我的爱人深陷困境,我救我爱人,有何过错!?”
  “桓之,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!!”说着,慕容雪催动法力。任桓之顿觉全身无力,倒在神女玄躯前。
  “不!!为什么,到底怎么了!?”任桓之怒嚎着,极力渲染心中难以平复的情绪。
  “桓之,对不起,我不该爱你。如果我没和你一起,你也不会这般痛苦,而我……”
  “不,我从没怪过你。只怪我任桓之,我不配跟你一起!!”
  “桓之!”慕容雪流着眼泪,跑到任桓之身边伏下身:“自古道不同,不相与谋。你我天各一方,实是不是我们能决定。桓之,如果有缘相聚,我们约定彼此不忘容貌,你一定等我。”
  “不,这不可能——!”任桓之已销痕匿迹的眼泪,又再夺眶而涌。
  慕容雪轻抚任桓之脸庞,替爱人拭去眼泪:“桓之,不要试图反抗天命,会遭天谴。若是你当真爱我,为我着想,就别为我再去做任何事。”
  任桓之坐起身,没说话,情绪已平复些许。将慕容雪拥在怀中:“雪,我从来没后悔爱你。即使我们人仙之别,我一样爱你。”慕容雪听到后,哭了。
  “咳咳~~~”
  慕容雪转过头,向慕容雉:“你我同姓慕容,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?”
  “我从你身上,感受不到人的呼吸。”
  “想必你已从我与桓之口中得知,我是天帝之女。”
  “咳咳~~是的。”
  “自伏羲创造仙界,女娲创造人类开始,仙便是以一光一影存在。伏羲之后继承仙界,称为天帝的轩辕帝亦是如此。轩辕帝为光,而黄帝为影。轮到他的子嗣,也同样是一光一影。我们出生时,轩辕帝就将我们互换。我便由拥有影之力的黄帝抚养。而我的体内,潜藏了光之力。我逐步发掘潜藏的光之力,时至今日以可灵活运用。”
  “那为何是慕容氏?”
  “慕容氏由轩辕帝所取,其源头是轩辕氏,其意为:慕两仪之德,容万物之象。而黄帝也有分支,复姓东皇。”
  “我不姓慕容?我是黄帝之子?这怎么可能?那我父亲又是何人?”
  “你父亲的确是凡人。当年你在仙界,屡犯天条,被贬下凡,是你父亲收养了你。而你父亲所姓的慕容,却不是轩辕氏的分支。”
  “是谁替我取名?”
  “是轩辕帝。”
  “难道亲生父亲没有替我取名?”
  “你我姓名,均是轩辕帝所取。而我的生父,乃是轩辕帝。你的生父,便是黄帝。所以一光一影,便是你我。”
  “如此说来,我体内便潜藏影之力?”
  “是的,”慕容雪离开任桓之,向慕容雉走去,“而我,便要助你发掘体内潜藏的影之力。”说罢,便在额头轻点。登时卷起狂风,飞雪连天。
  一阵猛烈的暴风雪后,慕容雉额头出现影印。
  “这便是影之力?”
  “方才,我已助你激活影之力。如要使力量提升,需勤加练习方能成功。最高级的影之力,可以杀人于无形,令对手毫无招架之力。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刚刚激活的影之力于你体内,力量并不稳定,忽强忽弱,你可自行把握。即使如此,抵御此次魔军大局侵袭,应是无妨。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雪,你当真不与我一起?”
  “抱歉,我不能走。”
  “我会再来看你。”
  任桓之与慕容雉离开了雪国。慕容雪伤心欲绝,就在任桓之抱过她的地方,自尽了。从此化为蝶魂,永远伴于任桓之左右。
  【天道盟】
  “慕容兄,这是我江湖好友澹台名,一名一流剑客,与我同创天道盟,”向澹台名,“这是我好友慕容雉,想必之前那两位你已见过。一位乃是昔日立下赫赫战功的,岳家军统帅——岳谆。另一位便是,当年诛杀奸相秦桧之功臣——兰纳
  “哦~~见过见过。他们手中各执阴阳令旗,我已为他们二人安排好营帐休息。”
  “既然如此,各位朋友请随我进去详谈。”
 
 
 
 
 
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 
  
  
  
 
  
  
  
  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