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快速注册

第一章 怨

1已有 3421 次阅读  2012-06-15 16:00
  千百年来,仙魔势同水火,纷争不断,以致生灵涂炭。因人间昆仑山脉直接通往仙界,魔族便将矛头直指人间,企图以此对仙界形成最为有利的牵制。这无疑是最为实用的军略。从地形来看,仙魔两界遥遥相望,魔族可自由出入人间,且不受来自强有力武装的抵抗。对于魔族来讲,来自凡人的抵抗都可视作牛毛。因此,魔族军队大批开拔占领,与远在昆仑之巅的仙界对峙。当期盼已久的和平不复存在,唯有拿起手中的武器,才有可能生存。大陆人是作如此想的。
  而我们的故事,正要为您讲述,这背后的种种缘由。
  【魔界·修罗殿】
  “你们可有进攻的计划?”说话之人,便是修罗王·蚩尤,魔界之主。慵懒的正坐于王位,询问底下众魔,可惜无人应答。
  这时,殿外传来一阵哄闹:“外面为何如此喧闹,是出了什么事了么?”
  “容臣前去一探。”才转过身,殿外走进一人。此人手提一口阔背大刀,刀身三尺见长,连刀刃三寸见宽。刀背锁精铜九环相扣,未见其人先闻其声。
  那人行到大殿正中,提刀直指蚩尤:“你是何人,快报上名来?”此话一出,伫立两旁的魔人纷纷拉开架势,只等持有一声令下,教训一下这个大不敬的家伙。正是此番言语,却引起蚩尤的极大兴趣。
  那人将四周魔人看了个遍,只说一句:“你们有可能与我匹敌么?”
  “呸,出言不敬,还如此狂妄。我若不教训教训你,我魔族如何在天地之间立足?”魔人一拥而上,还没能及时出手,便被那人一招打散。
  “底下所立何人,竟敢伤我麾下将领?”
  那人闻听此言,心想这人好生霸气,莫说我伤他如此多的将领,言语之中不愠不火,似乎对世事成竹在胸。于是心中笃定:“大名刑天
。”
  “刑天?……我有所耳闻,今日到此所为何事?”
  “愿为己寻得容身之处。”
  “刑天接令,”说着,起身将令牌抛出,“命你为先锋,明日领两万魔兵,进攻南天门。”
  “遵命。”
  “洪雨,血风,二人听令。命你二人为左右先锋,随刑天一起出战。
  “遵命。”这二人虽然痛快的接下命令,却对刑天心存不满,到出战之前都未能发兵。
  【仙界·南天门】——刑天冤魂上升天庭,与众天兵对峙南天门。
  “刑天,立刻束手就擒,天帝念你战功显赫,定会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  “你等蛊惑天帝,将我处死。其罪之大,罄竹难书。你们以为如此做,就可以封住众仙的嘴么?”
  “那又怎样?只要在这里将你捉到,我们就可以交差。刑天,你要清楚一件事,就是你已被从仙籍中除名,仙界神卷上将没有你罗刹战神刑天的名讳。”
  “你想怎样?!”仙籍中除名,是刑天……不光是刑天,也是众仙最在乎的事。提及此事,刑天怒不可遏,几乎是喊出这句话。
  “我想怎样你应该很清楚,如果你束手就擒,我们会在天帝面前替你说好话,替你挽回一点面子。”
  “哼!你以为我刑天会怕了你这些天兵?!”
  “区区几十万天兵,你刑天自然不会放在眼里。只不过,你一旦开战,就很难在恢复仙界中罗刹战神的身份,而沦为魔道。不过就现在而言,你似乎已经沦为魔道,否则如何来的妖气?”
  “这都是拜你所赐!”
  “话已经说得这么清楚,无需多言,你束手就擒吧。”一声令下,数十万天兵与刑天所率两万魔兵互相厮杀。刀来剑往中,忽听闻有人呼唤,于是众人罢手:“天帝有令,命你等速速退下,金牌令箭在此。”说着,高举手中令箭,天兵立即消失不见。
  “可是我……天帝交代我的任务还没能完成……”
  “金牌令箭在此,你也敢违抗?!”挥一挥手中玉笛,那人便化为尘埃。
  “你为何在此?”刑天认出来人,正是南方七宿之主·朱雀。
  “天帝知晓南天门混乱,特命我前来查探。”
  “哼~不必猫哭耗子!”
  “当初东窗事发,天帝便察觉事情不对。可由于大权旁落,无法主理政事,于是命我等四人暗中调查。将你送上断头台时,本想将你掉包,却不料被发现,这些事你应该记得。”
  “当然不会忘记,我同样不会忘记。那时天庭,我刑天最为众仙忌惮,自然会有铲除我的党羽在。只要天帝一声令下,我便能将反天庭党羽全数剪灭,将与其有所关联的人处死,将其财产充公。可如今,天帝并没有如此做。”
  “为此,天帝终日寝食难安,身体已日渐消瘦。天帝唯一遗憾的是,便是没能为你沉冤昭雪。如今天帝已逐渐掌握实权,因你被处死而逐渐安稳的反天党羽势力渐渐松懈,这正是一举铲除其的大好机会。你此行的目的,我已明了。你将我这玉笛带过去,好有个交代。”
  “可是这……今日此战,我未开杀戒,只怕这样不会被委以信任。”
  “我知晓那蚩尤魔君的目的,他为了检验你的实力,命你带魔兵前来。一是为扫除南天门,这道守护仙界之屏障。二便是……哈哈哈。~~”
  “朱雀君为何发笑?”
  “这南天门,原本就是有你刑天所镇守,而今却又想利用你来攻破这里。仙界之中,除却南天门,便再没有可以作为防御的了。”
 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若天帝早些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,我刑天便不会如此。不管怎样,仙界之中已没有我刑天之名了,我想如何大杀四方都可以,不需要忌讳。”
  “除名之事,我会为你争取。相信如今的天帝,已不愿再为这件事烦恼下去了。”
  “作为神的尊严,除名比处死的惩罚还要难过。”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涂鸦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