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快速注册

第二章 哀

已有 2666 次阅读  2012-06-17 18:49   标签 
  凡人以各种头衔作为自己的荣耀,神也是如此,而神的荣耀,便是以神之名。正如刑天所言,除名乃是仙界刑罚的重中之重,它被神看作耻辱,是抹杀一切功过得失的耻辱。
  千年前,魔族大关之门开启,魔人自由穿越限制之门,大肆进攻仙界。
  “魔人大举进攻,何人前去阻挡?”
  “骆龛请缨出战。”说话之人,是当时正职刑罚狱使的骆龛,那时还未成神。
  “疾风——
  覆雨——
  惊雷——
  赤炎,请缨出战。”
  “命你等四人各领天兵两万,前去救援南天门。骆龛听令,命你领三万天兵前去助阵。不必进攻,务必守住南天门。”
  “遵命。”无人齐声应答。
  “刑天现在何处?”
  “回禀天帝,刑天不知去向。”
  “骆刑使,你顺便到其居所,要他一起出战。”
  “是。”
  于是,骆龛即刻赶往刑天居所,却发现刑天倒在桌上,一醉不醒。便派人上前去叫,任凭如何推搡也不见苏醒。众人一时不知所措,只得先行离去。
  南天门前,激战正酣。
  “诸位,请务必坚持,待刑天杀来,魔兵再多便也是送死!”话音刚落,骆龛到来。
  “骆刑使,怎么现在才来?魔兵强悍无比,且数量众多,天兵快守不住了。”
  “诸位请与我务必坚持,我找到刑将军,此时正朝此处杀来。”
  “是嘛,”向大军,“诸位将士,刑将军正朝此地赶来,大家再撑一时半刻。”
  骆龛对所有人撒了谎。他心里暗自揣测,刑天醉倒家中,此事太过蹊跷。因为刑天除却罗刹战神这个封号以外,饮酒也是千杯不醉,这一点骆龛是清楚的。若不是醉倒,那便只能是有人蓄意谋害。至于谋害下毒之人,想必除却反天庭派,便不会再有旁的。即使是惧怕刑天力量的人,也断不会如此做。谋害罪是要被处以死刑的。身为天庭刑罚狱使,骆龛有必要,也有责任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。
  【仙界·云游大殿】——天帝正因刑天之事大发雷霆
  “骆龛,你这个刑罚狱使是不是不想当了,为何不与刑天一起守南天门,你可知南天门一破,仙界便危如累卵?!”
  “骆龛知罪。”
  “在我军誓死守卫下,南天门幸而保住了,否则,恐怕你骆龛有十个脑袋,都不足以抵消这次的罪过。”说话之人,正是反天庭派的代表。
  “骆龛,本帝给你一次机会,让你把事实原原本本的说出来。”天帝愤怒的指着骆龛。
  “骆龛到刑天别院中,却看到刑将军醉倒,于是派人去叫,可是如何也叫不醒。”
  “刑天酒量惊人,本帝问你,他如何醉倒?!”
  “骆龛也觉得奇怪。但凡与刑将军同饮过的人都知晓这件事,只是这件事太过离奇,因此骆龛并未妄下定论。”
  “陛下,刑天擅离职守,以致魔族大举进攻,想必刑天必是早与魔族暗中勾结,才酿此恶果。臣恳请陛下,立即将刑天以死罪论处,以儆效尤。”
  “陛下,万万不可。刑天之事尚未清楚,若此时定罪与众不服,望陛下三思。”
  “骆刑使,包庇罪犯你可知罪?!”那人声色俱厉。
  “谁是罪犯?”
  “刑天。”
  “谁包庇他?”
  “是你,骆龛。身为天庭刑罚狱使,尚不能公正,如何能论断他人罪过?”
  “哦?那你包藏祸心,企图霍乱天庭,又该当何罪?”
  “你、你不要含血喷人——!”
  “我骆龛是在包庇刑天又如何,比起你的罪过,那是小之又小。而你的罪过,则是触犯天威。”骆龛言语之中不愠不火,却是说得铿锵有力,在场众人为之震慑。
  “陛下,而今魔兵打败,南天门并未失守也是大家亲眼所见。刑天纵然醉酒,所幸并未误事,因此罪不致死。依骆龛愚见,死罪虽免,活罪难饶,以失职罪论处刑天便可。”
  “陛下,骆龛一派胡言,实是开脱之词,不可听信啊!”
  “此事本帝已有定夺,你二人不必再争辩。”
  骆龛的极力开脱,最终为刑天赢得了活命的机会。而其后,因造反势力庞大,天帝命骆龛以及四方守护,暗中调查刑天之事的前因后果。同时,开启仙界神卷,将刑天的仙籍从卷中划出。至此后,刑天便对天帝结下仇恨,于是撞向不周山脊,造成山脉断裂,掉落的石块将头骨砸的粉碎。之后魂魄藏于此处,山上灵气尽失,树木枯萎,犹如坟山。
  刑天每日利用邪术,诅咒天帝魂魄。天帝感受到来自刑天的怨恨,自觉愧疚,于是默默承受刑天带给天帝的折磨。
  
  
  
分享 举报